关闭微信号码
微信号:请联系网站管理员
微信二维码图片
微信扫以上二维码 或 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
一定要告诉我【从代妈看到的】否则拒绝
信息详情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-> 乌鲁木齐代妈 -> 张斌:经济增长最主要压力不是通胀而是乌鲁木齐聘代妈二次下行
张斌:经济增长最主要压力不是通胀而是乌鲁木齐聘代妈二次下行
【应聘提醒】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、培训费、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,请保持警惕!建议多家咨询对比,寻找有通过身份证+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。
独家广告赞助商
会员级别: (到期时间:终身)
置顶情况: 未置顶
公司名称: 圆梦孕妈
认证情况:

未上传身份证+营业执照

未通过身份证+营业执照认证

应聘电话:
13280617512 圆梦孕妈 [查看发帖记录]
打电话给我时,请一定说明在  乌鲁木齐代妈  看到的,谢谢!
联系微信: 13280617512
  • 只要会打字,动动鼠标、传点图,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代妈站(PC+手机版)点击右侧立即入驻 →
点击注册图片

  我不担心中国的通胀,我更担心未来的通缩。今天的价格与疫情前(2019年12月份)相比,CPI累计涨幅不到1%,食品价格累计涨0.8%,非食品1.2%,核心CPI涨1%,CPI商品类涨1%,服务类1.2%。一年多的时间加在一块涨不到1%,有什么好担心的?如果是担心的话,不应该担心通胀,应该担心通缩,担心价格过于低迷才对。通胀偏低不是今年的事儿,过去五年整个通胀增速也很低。

  一谈到这个问题,马上有人说这个不对,通胀感觉完全不是这样。如果消费结构不一样,不同人对通胀的感受是不一样的,因为支出结构不一样,对CPI感知是完全不一样的。CPI篮子里面,过去这些年肉类价格涨幅最大,但是过去几年不太吃肉,只吃鸡蛋,过去5年其实没有怎么涨价。海鲜价格过去5年累计涨了30%。衣着类产品过去5年加一起涨不到4%。家用电器类、交通通讯设施大部分是在降价而非涨价。还有房租,房价涨得不少,全国平均房租过去5年累计涨7%,一年平均1%多。各方面的价格数据放在一块儿得出来的结果,还是比较可信的,最起码比个人的感受可信。

  除了看价格,再看就业和工资数据。农民工的劳动力市场竞争最激烈,也能较好反映供求状况。农民工就业数到目前为止大概低于2019年同期246万的就业人数,农民工的工资两年累计平均增速2%,(农民工过去5年平均工资增速在6-7%),也是偏低的。说明劳动力需求并不旺。

  今年确实有涨价的地方,也是乌鲁木齐聘代妈大家担心未来可能会引发通胀的推手,就是大宗商品。商务部公布的大宗商品价格指数,与2019年12月份相比,大宗商品价格涨幅最多的矿产59%,钢铁38%,递减依次为油脂(31%)、有色(28%)、农产品(26%)、能源(10%)。这个排序本身可以告诉我们很多信息,重要的一点是通胀究竟是不是输入型的。看这个排序,基本可以认定即便是有输入,输入也不是主要原因。如果是输入型通胀,那应该主要来自能源价格上涨。世界各国都大量消费能源,中国在世界上也是能源大国,但还远不足以决定全球能源价格。现实情况是能源价格上涨幅度算不上太突出,真正突出的是矿产和钢铁价格上涨,中国是这些产品最大的消费国,对价格有绝对的影响力。这些产品价格上涨很难说是输入型的。

  PPI上涨存在显著分化,中国价格上涨有很强的结构性特征,虽然加总广义上CPI涨得不多,终端需求比较弱,但是个别商品和服务,特别是大宗商品涨得比较多。PPI中生产资料类的涨得比较多,生活资料类的基本上没怎么涨。为什么会这样?

  第一个力量是工业部门的复苏。工业部门的复苏很大程度上与出口大幅增长有关。欧美在宽松政策环境下需求没下去但是供给下去了,中国工业部门的供给恢复很给力,制造业和出口很好,对钢铁、矿产需求旺盛。第二个力量是房地产。疫情以来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投资一直保持了很强的韧性,对钢铁需求也形成了支撑。

  但是在终端劳动力市场恢复情况并不算太好,终端消费也不算太好,所以消费价格依旧比较低迷。那为什么上游价格传导不到下游价格来呢?其实上游价格从PPI到CPI的传导不是现在传导不过来,过去5年都不大能传导过来。不是一点都没有,传导幅度很有限。终端需求比较弱,终端价格抬不起来。目前上游产品价格上来了,下游上不来,上下游之间的利润分配格局更有利于上游。但是拉长时间看,没有终端的支撑,上游的价格上涨也难以持续,价格会再调整。

  接下来的政策怎么选择呢?

  总的判断终端需求是偏弱的,经济是在复苏,但也没有完全恢复到疫情前的状态。在这样的经济环境下,广义财政政策已经有了很明显的收缩,这个收缩幅度在过去十年或者几十年当中都是比较大的。公共预算内的财政支出,2021年全年只有1.8%,可以说是过去30年来最低的一点。把政府基金支出与公共预算支出合并在一起算是广义政府支出,政府广义支出增速有4.9%,也是这个数据发布以来的低点。如果觉得这个还不够广义,可以把政府隐性负债,包括平台、地方主导的国企的信贷也放入,这块现在正处在管控风险的高压阶段,也是在收缩。这是政府广义支出的情况,可以看到有着很明显的放缓。现在广义信贷高点已经过去了,现在也是下行通道中。

  我认为接下来的经济增长最主要的压力不是通胀,我更担心经济二次下行,更担心通缩的威胁。眼前几个季度有出口撑着压力还不突出,但是放到今年年底或者明年,压力会更突出。

  宏观经济调控政策工具已经做了很大的调整。过去刺激经济的时候过度依赖预算外的广义政府支出,过度依赖地方融资平台,现在是整治和化解风险,这个方向是对的。

  既然广义政府支出在收,货币政策怎么选择?利率政策应该在维护宏观经济稳定、维护总需求稳定方面发挥更积极的作用。利率政策这不光对总需求的稳定可以发挥作用,对于优化经济结构也可以起到帮助。当利用政策刺激经济的时候,它发力的作用机制是让私人部门的债务成本下降,让私人部门的资产价格提升,让私人部门的资产负债表更强壮,通过私人部门发力,让经济增加多一点活力,这也是其他国家应对需求不足的首选做法。

  我们看到今年以来尽管对通胀的担心升温,经济复苏状况总的来说尚可,但是利率比较稳,市场流动性还算是充裕的,货币政策并没有急着收。稳定总需求的政策工具侧重点已经往这个方向做了调整。来源:博智宏观论坛

  张斌,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

  关于我们:

  宏观经济智库,倡导理性之美。点滴记录中国宏观经济走向,精选高层关注与忧虑问题,提供宏观经济圈、战略圈智库人士观点交锋。(文图启智传道,如有侵权,联系我们)



联系我时,请说是在代妈看到的,谢谢!
相关乌鲁木齐代妈信息